第一百四十五章 木秀于林

作者:奧爾良烤鱘魚堡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星河貴族最新章節第一百四十五章 木秀于林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在家族那場夜間長老被帶走,橫死監獄,被譽為黑sè蓮花綻放的星區議會主導反腐倡廉計劃展開之后,河畔星伯爵家就不再進行集會。レ思路客小說網レ

    林海和林昊被要求留在清遠學院之中,不用返回韋恩企業,除了每隔兩天匯報自身情況外,最好不要離開學院。

    很清楚,林海知道家族不希望他和林昊牽扯進入這場斗爭中,雖然極有可能家族斗爭失敗,他們也會牽連,但至少在這段時期,掌控議會的巴拿馬那幫人,在林家沒有倒塌前,還無法對身為清遠學院特聘教師,背后有五人委員會撐腰的林海,做出些什么出格的舉動來。

    林海的能量系統基礎課仍然在上著,不過參課的學生或多或少都收到了一些此類風聲,特別是那些貴族學生,渠道更廣,自然傳播的消息也就越多。

    林海家族的得意機師,曾經戰網攪得風生水起的“諾丁山勛爵”帶領下,韋恩戰隊得到了出線進入八強之席的局面。但與此同時,河畔星伯爵家族幾個橫死在獄中的叔長,這個事情,卻因為林海的原因,成為了人們討論的焦點。

    “應該是該死的誰叫他們身為貴族,利用權力便利做出了那些事……我聽說監獄里的罪犯最痛恨強jiān犯,其次就是這些經濟罪犯,反而最受同情的是那些政治犯……”

    “這場反腐清廉,真的很有效果……讓人拍手稱快,很多涉嫌利用職權之便的人,都被抓入了牢獄里,有關那個林家的囚犯事件,不過是一場意外,但龖是這場運動,卻本身是很好龖的。”

    “可是……如果是那樣的話,就該死嗎?我聽說他們的非法交易金額,還不夠五年的判刑標準啊……”說話的是一個女生,家中也是貴族世家,所以對這件星區里最近很多人爭議的事情,并不陌生。

    幾個人立時逼視過來,“你是在同情這些人嗎?想想有多少人的血汗被他們吸附,他們沒有被直接判處死刑,那是法律松弛寬宏大量,正是因為這樣不嚴苛的律法,才讓這些人貪墨的成本太低如果只是輕飄飄的判刑,怎么能起到殺一儆百的效果?再說了,現在不是那些囚犯鬧事的意外嗎……”

    那女孩又道,“可是,家里的大人們都有說,這樣的意外,來的太巧合了

    “別傻了,真有什么,也是有人在為星區民眾們除害”

    女孩仿佛找到支撐自己的說法,“可是帝國的歷史過來,如果要追究這樣的責任,那么整個帝國都不復存在了……再者,如果以這種手段除害……那么還要律法做什么?如果有一天,你我的父輩,因為犯下了某些錯誤,然后被抓進了那座暴風監獄,隨后就傳來他們被囚犯殺死的消息……你們又會怎么想?

    那幾個貴族青年像是無法反駁,最龖后嗤然道,“如果是那樣,那我的那些長輩,也該死了我可是十分痛恨那些吸附在民眾身上吸血的人”

    “那如果他們罪不至死呢?”

    “如果罪不至死……那就流放,等到他們悔過再說……”

    “所以為什么河畔星林家的人就要死呢?”

    “不是說了嗎,那是囚徒,是意外”

    那個女孩嘆了一口氣道,“你我都知道,那不是意外,這種說法不過自欺欺人。”

    “那你想說什么,你想說這場反腐倡廉行動都不對嗎?亂世該用重典,更何況在方程式聯賽這種場合頂風作案的人。”

    “我沒有全盤否定這種行動……只是覺得,有些詭異而已……”

    這樣的討論很快就終止了,因為他們看到抱著資料簿的林海,從走廊經過

    他的表情平靜,就像是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什么事都沒有聽到過。

    類似的討論,發生在很多地方,貴族青年們的口中,課堂內外,甚至原本不屑談論他們林家事情的那五大侯爵家族繼承人的聊談上。

    不過他們倒是因為身在歷史淵源悠久的貴族世家,盡管對林海有很大仇隙,但這種事情上沒有摻雜個人好惡,盡可能客觀的評論。星區議會這回的事件,仿佛有些太陡太過于用力了。只是那些都是議會上發生的事情,做出的決定,對他們高高在上的五大侯爵家族而言,就像是身處云端,在看凡人間的斗爭

    他們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發動這場打擊的始作俑者,并不是他們家族。

    說到底,他們和林海的矛盾僅限于學院之中,還沒有夸張到這樣要對方家族不死不休的地步。

    當四大家族繼承人將目光投向樓良宇身上的時候,樓良宇卻破天荒表示,“別誤會,這不是我們的意思,盡管天鵝戰隊是韋恩戰隊下一場挺進決賽的對手,但我們天鵝家族,還不屑這種下作的事情。”

    眾人點點頭,他們和天鵝家族同氣連枝,如果這件事是天鵝家族做的,他們也只會一起推動這件事的進程。所以樓良宇沒必要說謊。

    但如果他說不是,那就很明顯不是,還有另外一股在議會不弱于他們的力龖量,在引導這場星區的地震進行。

    這場震波,會蕩平很多人,遺留下一片廢墟,至于河畔星林家,自然也會是這場浩劫之一,絕無幸免。

    在教師休息室,馮一曼叫過林海,“這兩天你不要到處亂跑。還有,你的能量系統課講得很好,收到的反應,普遍很喜歡你的這種思路,在此之前,相信這所學院的學生們從來不知道能量系統竟然是如此的有趣……哈,還是那個比喻jīng妙,能量就是這個世龖界的血液,支撐著生存和戰斗……”

    教師休息室里還有很多人,不僅是馮一曼,這些人里的其中部分林海都見過,有科技工程系的賓夕法教授,有機動系的卡夫卡教授,有炮術系的安洛斯等等人,讓林海奇怪的是這幫教授以前都是貴族派,站在貴族那一邊,恨不得將他林海趕出學院。

    而如今卻聚集在一起,看似在于自己的事,有些還在教訓自己系科學生會的學生,但分明都豎著耳朵聽馮一曼對林海的交談。

    心頭一動,林海面對馮一曼,搖了搖頭,“過幾天我有事,要出校一趟,那個時候正好是周末,我沒有課。”

    馮一曼微愣間,剛才還在批卷的賓夕法,不知何時來到了旁邊,一臉沖林海居高臨下的態度,仿佛面前的還是一個學生而他正是堂堂教授,“叫你別出去,你就服從安排……你不過一個學生,你就算出了校,又有什么作為?別看我,我可是一直都不承認你這個所謂特聘教師身份,雖然你的講課內容,有些獨到之處,但總而言之不算正道,稀奇古怪”

    賓夕法開頭,這些早憋一口氣的教授哪還忍得住,這邊卡夫卡冷哼道,“說你這些貴族學生不通世情,外頭的事,哪里是你可以參與……只要你在學院,老子保證對方就是來十個機甲小隊,也攻不進這座學院過不了我這關”

    安洛斯教授也不管面前的學生會聽訓丨學生,冷嘲熱諷,“你一個教機甲戰術機動的教官就以為自己是戰神了?還對抗十個機甲小隊……吹的搞這些口花花只要在這座學院,五人委員會上的那五個老頭不開口,任何不受學院歡迎的人,都進不來管你是什么議長還是其他的人話說那五個人雖然平時討厭,但這種關頭,還是靠得住”

    “那是若不是看到那五個家伙這方面還靠得住,我們還真讓他們把持著那五個位置?”

    “你別到處亂跑,別以為自己真了不起了,那些大人物間的傾軋,你這種級數的小家伙還不是輕易成了炮灰”

    看著一下炸了鍋的教師休息室,林海忍俊不禁。

    傳聞中清遠學院遺世dú lì,憑知識殿堂自居。不允許外界的政治風浪波及這座學院,建校至今七個世紀,曾經庇護過很多政治上的避難者。號稱真理的殿堂容不得迫害和政客的虛妄。看來這樣的優良傳統,一直保持到了現在。

    無論他林海是不是他們這些教授之前想要趕走的學生或者一個不合格的教師。但面臨外部米蘭星區政治動蕩,議會掀起鯨波怒浪的時候,政治風浪若是要波及到這座學院,從這里面把人抓出去,絕對是清遠學院七個世紀以來最大的恥辱

    他們或許討厭林海,或許那些貴族青年都是他們得意門生,但如果外界的**想要把學院里的人撈出去丟入大牢,這和踩了他們老虎尾巴沒有任何區別。

    同樣,雖然他們平時反抗五人委員會,抗議五人委員會。

    但在這種時候,他們也無比信任依賴五人委員會。因為那五個人,所作出的任何決議,都有這座學院上下所有人無條件支持認可的效力所以才需要那樣背影高大的五個人,帶著這座學院擰成一股的力龖量,抵抗外界的所有不平之浪

    這座學院,代表著整個星區科研工作者,文藝學者,藝術學者,所有讀書人的力龖量。不是外界那些骯臟的政治激蕩,可以大張旗鼓玷污得了的地方

    看著林海唇角掛著的笑容,賓夕法等人如夢初醒,當即有被愚弄了般罵道,“這小兔崽子”

    眾教授也反應過來被這小子一句話給耍了,頓時生出一種義憤填膺,眾人關心的他是否會成為外界風浪斗爭下的犧牲品,他卻還在試探眾人,看來他們當初不喜歡他是很有原因的難怪和人也相處不好,被貴族勢龖力排擠

    然而他們隨即就看到,林海突然身子挺的筆直,沖著整個休息室里扎堆還罵罵咧咧的教授,彎腰……鞠了一躬

    看著林海腳和身成九十度久久鞠躬的身姿,他們那滿口的“臭小子……”接下去也就漸漸稀稀落落,沒有了下文,有的只是長久的安靜。

    然后林海起身,道,“……謝龖謝諸位”

    直到林海離開這個休息室,眾教授才挺有些不好意思的面面相覷,然后打著哈龖哈,“這小子呵,這小子……倒也挺討喜的當初我們,怎么沒把這家伙給看上……”

    經歷了林海的入學作弊風波,貴族沖突風波,圖書館風波,聽證會風波,以及康德會展,接下來成為特聘教師。到目前為止,這些教授們已經和林海打過了很多交道,但仿佛在剛才他鞠那一躬之間,他們似乎才真正,看明白了這個青年是個什么樣的人。

    在滿堂的懊惱惋惜聲中。

    馮一曼清高得意的聲音,卻在此時不合時宜的響起,“嘿,別怪,人和人之間的眼光是不一樣的。人家當初進校的時候,面對那么高的綜合分數,你們這群家伙不是只顧著抓對方和鄭秋水勾結的痛腳嗎哎喲,卻平地成就我得了個便宜門生……話說我這學生也不咋地,就是隨隨便便得了個康德會展,再隨隨便便在校期間被特聘成能量課教師而已……rì后我馮一曼的一身能量基礎學識,不愁后繼無人咯”

    俗話說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眾必誅之

    浪要是爭先恐后得朝前探,最龖后也會浪死在沙灘上。

    在馮一曼得意洋洋卻非常不合時宜的這番話響徹滿是郁悶的教師休息室后,他突然發現,自己已經被這群得了紅眼病的教授,給集體盯上了。如果目光會殺人,他只怕此時已經成為了宇宙最不起眼的粉末塵埃。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熱門小說推薦: 回到霸總老爸十七歲 反穿后聿爺成了我腦殘粉 致艾歐澤亞 鳳展異世 反派搞事操作手冊 妝宦 林小艾在星際想種田 村女重生 我未來的回憶 諸天紅塵系統 影視世界之懲罰系統 快穿虐渣我是專業的 農家醫女福滿園 星際拯救者 快穿之總有人想攻略我
sm小说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号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大乐透19053 2013qq捕鱼大亨免费辅助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网上炒股 如龙极2真岛篇赚钱 老虎机网址 葡京 世界杯稳赚不赔 开个陶瓷加工店赚钱吗 江苏快3推荐 黑龙江福彩36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