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驕傲的人生不需...

作者:奧爾良烤鱘魚堡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星河貴族最新章節第一百一十一章 驕傲的人生不需...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紅狐”蕾切爾和隨行院士走出學院,一輛黑sè有紋章的陸航車,從天而降。

    氣流掀浮下,地面青草碎葉翻飛。陸航車藍sè引擎渦流斂滅,艙門打開,兩個身著制服,統一佩戴墨鏡的男子下車分立兩側。陸航車內,一個眼窩深陷,而面龐卻異常白皙的中年男子,正從yīn影中盯著蕾切爾。

    看到來人,蕾切爾停住了腳步,臉上有些訝異,又有些微愕然,“竟然,是你……我原本以為你不會再出現,但既然你現身了,為什么現在還要躲在yīn影里?”

    “這些年修身養xìng,習慣隱居的生活。你該明白,如果我正式出來,星區里會有很多人寢食難安。會不會以為我這個強弓侯爵家的不安分者,又要攪風攪雨。我已經收心養xìng了。家族也獲得了相應的利益,宵小已經競相懾服,如果讓我再出來,引發一些人的不安躁動,或許會破壞這種安定和平的局面……所以我這幾年,都習慣了隱蔽的生活。”

    每個家族都有些底牌,面前的男人,就是強弓侯爵伊萬家的一個重量底牌。貴族家有人做面子,那是家主的事情,但有些暗中的事情,需要人做里子,去唱白臉,去做一些家主不能拉下臉皮去做的事情,這樣一個人,論暗流聲望不會比家主低,自身所掌握的實力,也是深不可測……這個男人,就是這個做里子的人。

    蕾切爾很明白這一點,所以她清楚,當這個男人出現的時候,這輛車,她是必須坐上去。

    陸航車飛升而去。留下一于院士,面面相覷。雖然知道哪怕是侯爵貴族,也不會猖狂到對五人委員會的“紅狐”蕾切爾不利。但總是,讓他們有不好龖的預感……

    星區科技城。

    剛剛做完一場報告的“玳瑁智者”奧羅拉。走下會場環形階梯,來不及和那些科技記者說兩句,就看到了在記者群后面,站著的一隊黑衣人,黑衣人身后那輛鐫刻著“鮮花”紋章的黑sè轎車車窗搖下來。

    奧羅拉用耷拉了眼鏡下,昏昏yù睡的目光看著黑sè轎車里的那個面容古拙的老人,嘆了一口氣,“既然是老朋友,那我也就只能走一趟了。”

    奧羅拉被帶走。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鏡湖區,在那些鋒利如參天巨刀的樓廈間。正參加一個活動的“鷹眼”施華洛,在看到黑sè轎車上來人的時候,沉默的朝身旁的保鏢使了個眼sè,然后獨自上了車。

    “暴徒”索拉利剛剛參加完一場電視辯論,出了辯論直播間,就被黑衣制服男圍住。

    看著對面“風騎士”家族那位元老,索拉利于笑一聲,“沖林海那小子來的?正好,也許我和你們在他身上有共同看法”

    秋水研究所,研究員們看著門外的來者不善,大門緊閉,嚴正以待。

    “開門”

    陸航車前,黑衣人列陣嚴峙。鄭秋水大步邁出,陸航車門打開,走出一個瘦削但看上去異常jīng明的中年男人。

    “鄭委員,好久不見。”

    “噢,是天鵝家族的樓洛爵士。什么風,竟然將你這位天鵝家族位置僅次于侯爵的老狐貍吹到我的研究所來了?”

    “冒昧實在冒昧……只是想到很長時間,沒有見到您了,一時想念,特來問候。”

    鄭秋水擺擺手,“那你問候完了,我還有事,不聊了。”

    “呃……”樓洛翻了個白眼,笑道,“老鄭……你還是這么幽默……有些話,希望我們能詳細聊聊一敘。單獨聊聊那種……”

    “既然你都出現了……”鄭秋水淡淡道,“那么施華洛,蕾切爾,奧羅拉,索拉利這幾個家伙,恐怕都有人接待?”

    “他們都是我們五侯爵家族的……座上賓。”

    “是該說你們真了不起……”鄭秋水盯著面前侯爵家地位極高的長老,“還是說,我該覺得學院里那幾個特殊學生,越來越了不得了?居然有能量搬動家族你這一號人物?”

    “別誤會……少爺,正在為他的能量系統基礎課成績,而懊悔呢,”話是這么說,但這個樓家長老,嘴角諷過一絲冷意,“……我只是個人,想和您談一談。”

    “既然蕾切爾他們都被你們請去做客……我獨自一人無人邀請,豈不是有點可憐?走”

    “快放屁。”一個隱匿在繁華地帶的會所,鄭秋水被邀請進來,找了個柔軟的沙發一屁股坐下。

    樓洛一臉汗,“這個,您是知名教授,一所帝國最高學院把持最大權力者,怎么能動輒就是這些不雅之詞掛嘴邊……在下要說的是……”

    樓洛神情一凝,“我聽說,林海是您的門生……作為你的門生,才學委實厲害……轉子引擎,大鬧康德會展,雪晶的誕生,的確當得上成為學院特聘教師的資格。看得出來,你正在為他鋪路。”

    “你想說什么?”

    “……我知道你的良苦用心,你綽號鱷魚,豈不是正是因為你對自己門生的保護程度,堪比最護犢子的鱷魚這種兇猛生物。我們無意質疑你的門生林海所作所為他在他的角度,剛剛成為特聘教師,所以需要立威……只是,他的目的達到了。所以,接下來的事情,就不用太認真了。只要他撤銷那個通知單,以誤判處理……侯爵家族,既往不咎。”

    鄭秋水的眉頭揚了起來。

    樓洛似看不到般一笑,“他不懂事,但你是他的老師,應該給他提醒……他的行為,觸犯了五大侯爵的底線,如果他鐵了心和我們五大侯爵為敵……那么,他或許未來的路,會舉步維艱。”

    “林海既然是老師,代表學院承認他的身份,以及他的權限。他在他的科目下,擁有絕對權威。他本來就是一個很較真的人,只怕我也難以⊥他改變主意啊。”鄭秋水道。

    “林海的頑劣,他死硬,委實是情理之中。康德會展他都敢硬闖,我們可以判斷他還有什么事不敢做?但他的作為,影響到的,恰恰是學院的聲譽。不知道對于一個老師威脅到學院的時候,你們的做法是什么?但要我說,五人委員會,這個時候,便應該下發摘除他教師權限的文件……避免他,將事態擴大。事態只要不擴大……一切,都好談。”

    鄭秋水沉默下去。

    樓洛看著鄭秋水的沉默,知道這個時候,各個家族出動的那些重量級人物,也一定正在對五人委員會,逐個擊破

    樓洛,甚至已經看到了鄭秋水那筆挺的眉頭,彎折下來的時刻。

    在他關切的目光下,鄭秋水的神情瓦解了,然后他道,“下發給林海的特聘教師授權書,要解除的話,需要足夠的理由……否則我沒有辦法,給曾經的委員會成員,以及rì后的委員會審查時,一個交代。”

    樓洛呵呵一笑,“理由?難道還不簡單嗎?擅自作為,損害學院聲譽光是這個理由,就足夠解除他的授權書了”

    “這個理由……不充分。”鄭秋水搖搖頭,目光似笑非笑,“而且,依我看,林海,也并沒有損害學院的聲譽。”

    樓洛怔在原地。

    笑容不見了。

    只有一臉漸漸變黑變暗的灰沉,語氣嚴重而肅然,“你該明白,清遠學院,和大貴族之間,曾經的那些協定。如果破壞了協定,你們就將是清遠學院的罪人。如果因此,學院有任何損失,都將記在你的頭上,你們將成為這所學院歷史上,最大的恥辱。”

    “歷史掌握在抒寫歷史的人的手中。而你應該明白,對我們而言,很容易成為抒寫歷史的一方……如果有一天你們離開學院,而我們掌握了五人委員會,想沒有想過……”樓洛漸漸yīn冷起來,“我們該怎么記述你?你將會……身敗名裂。”

    “去你媽的”

    “你,你說什么……”樓洛臉皮褶子顫抖。

    “我說……”鄭秋水站了起來,朝會所外走,“去你媽的”

    “管你們怎么寫,老子不在乎我鄭秋水彪悍的人生,從不需要別人為我著碑立傳”

    “我很佩服你,鄭秋水,”樓洛面sè云雷涌動,“但我不相信你會如此愚蠢別忘了,清遠學院,是由五人委員會把持的,而你,只是其中之一,如果聯合其他四個人,把你撤銷,是分分鐘的事情……”

    樓洛語氣如刀削斧砍,“鄭秋水,走出這里,你就將什么都不是了”頓了頓,他又補充道,“而且,你往哪里走?那里是陽臺你不會要從這里跳下去?”他微微嘲諷,“那倒是可能對我們造成不好龖的影響……”

    打開廳門,來到陽臺,樓洛的表情在巨大嗡鳴聲中,就那么定格了。一臺旋翼機,浮空出現在陽臺那頭,鄭秋水躍過會所外部平臺,站在了旋翼機洞開的機腹甲板。旋翼機在空中如鷂子,驕龖傲扭頭而去,徒留下呆若木雞的樓洛。

    “這樣……也行?”

    “蕾切爾,你要考慮清楚”

    “我已經考慮清楚了。”紅狐蕾切爾淡淡一笑,起身,將手中的昂貴褐sè酒杯,擱在臺上。然后用力,拉開車門。

    “停車”強弓家族的男人大喝道。

    飛馳的陸航車嘎然而停,帶起的勁風讓蕾切爾衣袂狂舞蕾切爾跳下車,在周圍這個繁華街區無數人看著這幕驚愕的表情下,挑長的雙腿,踩著細蹬的高跟鞋,頭也不回走上大街,風情萬種,“那個小子,我很喜歡權當是我想嘗嘗嫩草是什么滋味……”

    這邊。

    施華洛面對鯊魚家族的那位長老,起身,整了整衣服,轉身而走。那個長老終于忍不住暴跳如雷,“你到底全程有沒有在聽我說什么,你這樣的做法會付出代價清遠學院會有大麻煩,而且,其他的四個委員會成員,現在已經在其他侯爵家族的力龖量下,屈服了”

    “你了解你的同伴嗎?”

    “什么?”“鯊魚”家族的長老愣住,“我他媽白費唇舌了嗎……”

    “我了解。”施華洛彈出一根煙,魔術一般旋轉著,叼在嘴角,然后不知從哪里摸出來防風火機,在手上花樣的翻了一下,火苗燃起,湊頭,點燃了這支煙,叩火機關上,火苗消匿。“當年老子窮困潦倒的時候,就靠騙我那四個同學的錢包過活……那幾年里面,我從來沒餓過一次肚子……”

    “你是說……”

    “不龖錯,后來我們五個人,都奇特的成了這座學院的主宰,真是大家同流合污,沆瀣一氣共同努力的結果啊”

    奧羅拉走出了鮮花貴族維爾家的會客廳。那個長老臉龐都在顫抖,“你們這樣做,會激怒大貴族的后果……”

    風騎士家的長老,面對眼前的索拉利,怒道,“為什么你要拒絕?明明你說過,和我們一樣,都看不慣林海?”

    索拉利撇撇嘴,露出一口黑牙,“我確實討厭那小子……但現在,我更討厭你們,我拒絕……想到能讓你們不舒服,我就很舒服”

    五人委員會,之所以是統治這座帝國泰斗級學院的五個人,便是因為他們從不妥協的這種驕龖傲。

    “能量系統的構成,有三大要素……下面,我給你們述說一下具體……”

    階梯教室之中,林海正在宣講。頭頂上的人頭計數器在兩千二百的數字。看來他之前的廣泛打擊,果然是很有效果。

    前來上課的人數,突破了兩千。但也有不少人,抱著貴族勢龖力會反撲的心態,等待著林海被開除之后,迎來的皆大歡喜局面。所以仍然缺席。

    教室的大門,“哐當”一聲,豁然洞開。

    打斷了林海的講演。

    只有教授才能在講課之時有權限打開別的教師的大門,所以此刻最先走入掃清進門障礙的,是希捷,賓西法等幾個教授。

    在這之后,首位是樓良宇,其次是佘清舒,伊萬羅孚,唐思南,維爾遜四人,層次有別的排在他身后,而在四人后面的,是學院五大jīng英社團,“骷髏會”,“銅劍騎士兄弟會”,“玫瑰酒杯社團”,“zì yóu人兄弟會”,“狼首會”的所有風云人物,骨于成員,眾星拱月,呼啦一聲涌入。

    陣列在手隨意揣入褲兜里的樓良宇后方。

    鴉雀無聲。陣仗駭人

    看著這些平時學院里叱咤風云的人,一次xìng聚集了這么多在這里,很多人頓時感受到了一種快窒息的心臟頓停感。

    人們目光中,樓良宇踩著地面細碎光斑踱步而來,在林海面前停下。

    他們之間隔著鍍金顆粒飛舞的光柱。

    清遠學院,注定了從此刻起,不會平靜。

    “撤銷你的通告書。”樓良宇開口。手依然踹兜里,長衣肅立,聲音回蕩在坐了兩千人,但大部分人屏息的教室。

    “你確實無視jǐng告,拒不前來上課……那么我的通告書,就沒有發錯。而且也不會撤銷。”林海注視著他的眼睛,熠熠泛光。

    “我他媽就知道,跟他說那么多廢話做什么直接撤了他”伊萬羅孚暴躁道。他身后的佘清舒,維爾遜,唐思南等人,也都對林海擺出同一副表情。

    “你現在不主動撤回,隨后也會有五人委員會的文件發下來,到時候,我看你還有什么底牌。”

    “就算是來自五人委員會,只要文件一刻沒有發到,我依然是這個科目的老師,”林海道,“所以,我在這個臺上一刻,便會堅持,我的決定。你們退學的事情,相關手續的執行,會貫徹事實到我在這里的最龖后一刻……”

    “他媽的,太狂了”唐思南要爆發了。被身后的人攔住。

    樓良宇的胸口,氣的開始顫抖起來,“不要以為五人委員會保得了你當你什么都不是,我保證會讓你下場很凄慘”

    林海迎向他的眼睛,淡淡一笑,“希望到時候,你們還能以學院一名學生的身份,跟我說話……或者,成為被驅逐出校的校外無籍人士。”

    樓良宇臉sè因為胸腔激跳yù炸而發白道,“你不知道,在這個星球,我們貴族的力龖量。你不清楚,大貴族的怒火是什么樣子無論是你,還是你有所依仗的五人委員會……都將會被……”

    “連根拔除”

    這樣的話語,轟動階梯教堂。

    黯淡了那個下午,那樣充沛的陽光。

    但林海的聲音,卻在這樣靡靡的場景下,輕描淡寫,卻足以⊥人吐三升血的傳來,“……那你們也得被退學啊。”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熱門小說推薦: 回到霸總老爸十七歲 反穿后聿爺成了我腦殘粉 致艾歐澤亞 鳳展異世 反派搞事操作手冊 妝宦 林小艾在星際想種田 村女重生 我未來的回憶 諸天紅塵系統 影視世界之懲罰系統 快穿虐渣我是專業的 農家醫女福滿園 星際拯救者 快穿之總有人想攻略我
sm小说 时时彩包码技巧 员工赚钱公司辉煌 西游争霸单机破解 幸运28第三方稳赚 安徽快三开奖视频 360街机电玩城手机版 可以打好友房的麻将app 贵州11选5计划 11选5赚钱方法 老时时彩三星走势 二十一点分牌是什么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