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太空沒有眼淚(三)

作者:奧爾良烤鱘魚堡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星河貴族最新章節第十六章太空沒有眼淚(三)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制片人沃倫,夏盈的搭檔主持吉米,此時則看著艦橋那頭略有些傳奇的女子。他們心底有一種莫名的嘆息,剛才他們雖然沒有靠近夏盈和李逸風兩人,但兩人的話,在他們尖豎的耳朵之中,卻是聽了個**不離十。

    制片人沃倫一直以來,都是夏盈一些超人氣紀錄片的策劃者,可以,是他打造了面前的帝國偶像。他很清楚眼前這個女子的潛能,她可以戰勝很多的困難,有堅強的心智,有不受約束追求夢想的信念,有資本成為無數人喜愛的超級巨星。但似乎現在卻要為了個人原因而在帝國民眾們的視線里淡出一年時間,這該會讓多少人陷入唏噓和失望之中?

    但他明白這不是他可以干預的,夏盈背后涉及著帝國的那些高層的力量聯合和制衡,所以有時候她必須要做出妥協。

    哪怕是她期望像是一只飛鳥振翅高飛,但現實是想要抵達彼岸,必須要穿越大洋漫長而無邊的風暴,更多時候不是獲得zì yóu,而是身心疲憊,妥協折翼在風暴之中。

    而現在,她終于就要折翼了嗎。

    ***********

    李逸風行走在長廊上,身邊一位副官朝他看了一眼,低聲道,“少校,你真的打算,釋放在禁閉室那個小子?”這名副官在李逸風身邊多年,知道他的行事作風,也知道在貨艙之中,那個青年和夏盈之間發生了什么,這種事情關系重大,李逸風真的若是將其釋放,若是有什么牽扯,未來難免不會擔負起相應的責任。

    李逸風沒有看他,自顧自向前走道,“你和我在星艦軍校時就認識,所以這件事,你僅只能詢問這一次。從現在開始,你要將貨艙發生的事情,都要忘得一干二凈。”

    副官凝sè,背心的冷汗簌得泌了出來,他恨不得掌自己兩個嘴巴,悔恨自己為何會如此多嘴。

    李逸風沒有繼續責備,停頓了一下,對這位自己的心腹道,“餐廳之上的事情畢竟眾目睽睽,而我們當時全客船的搜尋,難免不會引起這些乘客的注意,而這個世界上,人的嘴是比量子通訊還要發達的工具。頭等艙,甚至那些普通客艙里面,也有人們開始傳言起夏盈在餐廳的事情來。在這種情況下,要防止他們再深入進行挖掘,我們能用各種辦法堵住禁閉室那個小子的嘴,但難道還能堵住這艘船數千人的嘴?”

    “把他暫時放出來,讓他獲得在這艘船上的zì yóu,那些人們就不會胡亂多加猜測了,并可以借此讓夏盈看到我們的誠意,”李逸風雙目泛出一絲jīng芒,“但船抵達空港之后,跟上他,逮捕他!”

    ************

    經過了兩天的航行,海鷗號航空船和天馬號護衛艦通過了最后一個跳躍點,抵達了新南星所在的宙域。

    此時在客船里的每一位乘客,都可以通過舷窗,看到泛著紫sè光芒的新南星正遠遠在望。而在新南星“看上”不遠的位置,正是一輪巨大的恒星太陽。

    通過屏蔽了宇宙shè線的客船防輻shè玻璃,過濾了恒星太陽的耀眼光輝,人們從客船看到的是一條一條從恒星上支出來的“rì冕”。

    這些rì冕之余恒星,就像是螃蟹的腿。

    客船人們的贊嘆之聲不絕于耳。要知道這些rì冕,每一條都十倍于新南星整個星球的直徑。那是怎樣壯觀的場面。

    飛船開始向著新南星接近,新南星是一個體積在河畔星五倍大的星球。但繁華程度遠比富庶的新南星差了太遠,這里大部分地區都是無人地帶。

    帝國開發的工業區,住戶區,有人居住地帶,相比起新南星的整個無人地區面積,就像是一只牛身上的一塊瘢痕。

    此時在雜物間里的林海,也可以透過舷窗,看到巨大的新南星正在兩艘飛船的腹下,露出廣闊不著邊際的黑灰sè的地表。但此刻飛船距離新南星空港,仍然有兩個小時的航程。

    腳步聲從外面長廊傳來。

    透過圓形觀察窗,林海看到外面的兩名憲兵朝一個方向躬身敬禮,然后有鑰匙插入門栓的聲響,“咯啦”一聲,房門打開。

    夏盈和四名陪同的艦隊憲兵走了進來。看到被反綁著,坐在地上,面容有些淤青的林海,夏盈蹙了蹙眉。

    一名憲兵上前,蹲身在他后面解開了束縛帶,腳頓時一松,從桎梏狀態恢復了zì yóu。

    林海沒有著急活動血液不暢的腳,而是抬起頭看著夏盈。他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李逸風會放了自己,但看到夏盈,大致明白興許她和他之間達成了某種協議,做出了什么妥協。

    所以林海在這一刻,感覺內心突然沉甸了下。

    在觀景臺,他聽到了夏盈的傾訴,明白她抗爭的愿望。那個時候,他選擇轉身離,但他因為夏盈的腿被扭傷折返之后,也就默認了支持她的抗爭

    所以哪怕是后來在貨艙面對殺氣騰騰的李逸風,林海也沒有做無謂的辯解,也根本不需要辯解,夏盈和他都是zì yóu人,不需要向人解釋昨晚發生了什么,比起低聲在強勢者面前乞求諒解,林海更愿意選擇用拳頭作出真理的抗辯。

    然而牽扯進這個漩渦中的林海被人反綁丟進這個雜物問也沒有任何告饒。而本更應該抗爭自己命運的夏盈,卻在這一刻選擇了妥協。

    這是什么?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嗎?

    還是自己可憐的自作聰明,自作多情?

    所以林海抬起頭來,注視著夏盈,“實話,看到你在這里出現……我很失望。”

    一直注視著憲兵解除林海桎梏的夏盈,眼波因為他這番話突然波動了一下。

    這種波動像是一種劇烈的情緒要從她纖弱的身體堊內部迸發噴薄而出,但這種情緒上的激動很快被她抑制了下,就像是原本眼睜睜看著快要飛出壓抑低沉風暴的鳥兒,眼看著天光在前,即將飛臨云端之上美好樂土之際,突然又被一道閃電劈中,眼前一片黑暗折翼的絕望。

    當美好的愿望和絕望形成落差之時,取而代之的就是強烈的不甘。

    而眼前的人,并不知道她這樣的不甘。也并不知道,自己為了不牽連到他,做出了怎樣的妥協?她想過遲早會往陳家,但沒想到這個過程因為客船上發生的這一切,而提前到了未來一年,所以現在他就只剩下風涼話?

    “你失不失望,與我無關。”

    夏盈的目光閃爍著,然后用一種冰冷的,如濯蓮般的姿態,出了這樣一番話。

    林海愣了一下,他不明白面前這個女子此時為何出火藥味這樣濃烈的話,他只是在乎這話語的態度,像是刀子一樣冰冷。

    而有時候語言,才最是傷人。

    “你本是不應該出現的……”夏盈盯著林海,狹小的雜物間回蕩著她有些清亮和動聽的語音,但這樣天籟的語音,卻更像是一種指責和宣判,“如果沒有你,今天的這一切,都不會發生。”

    想到自己未來一年將和陳家那個太堊子的交往,夏盈的美眸毫不避諱的注視著林海,看到他凝住而略有些暗沉的目光,看到他嘴角和面容上的多處淤青,看到地上解開的那些束縛帶和他坐在地上的樣子,她幾乎是想要將頭扭開。

    眼前的,只是一個普通人。

    自己這樣鋒銳的人和他在一起,哪怕只是做朋友,都會像眼前這樣,割得他遍體鱗傷。只有陳家太堊子那樣的人,和她才是一個世界。

    她的在私下悄然攥緊,想到了和面前這個青年碰面的種種,昨天登船的誤撞,頭等艙碰面的尷尬,中途餐廳的過節和橫生枝節,那個夜晚觀景臺上他握住自己腳的觸感,在貨艙汽車里肆無忌憚飲酒的痛快……

    這些痛快的經歷,都是她此前未曾經歷過的……然而這一刻,她輕咬嘴唇,似做出了決定,略帶寒氣聲音再度響起,“我們本就是處于不同層次,不同世界的兩種人……”

    “你不懂我生活的世界,我也不懂,更沒興趣知道你的生活是什么樣子。我和你在一起,你該清楚自己所陷入的麻煩。這次只是你走了好運,獲得了zì yóu之后,如果你還想保持這樣平靜的生活,不想陷入更大的麻煩之中,那么最好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我,起你曾經見過我……昨天的事情,就當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她的告誡的天籟之音帶著直逼冬rì辰初的寒氣,在這個小小的雜物間響起,令聞著都有如處身寒冬的錯覺。

    然后她頎長的身段轉身,走向門口,背影微微頓住,清美的瓜子臉微側過來,看到林海那張從來堅毅的面容浮現出來的那一抹無奈黯然,淡淡道,“好好對待你今后的生活,機械師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我們,興許不會再見面了吧。”

    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她的心莫名一緊,而這種心悸卻又不知道來自何處。

    但她最終向前邁出了一步,離開了這個雜物間,傳來高跟鞋在艦橋長廊上逐漸遠的聲響。

    李逸風一直站在門口,靜靜的聽著房間里的對話,當夏盈和他錯身而過的時候,他剛好能夠看到雜物問里默然的林海。

    看到他徹底的沉默,李逸風側頭朝身邊的副官道,“客船到港后,解除對他的逮捕令。”

    副官怔了一下,不明白這位星艦副長的上司為何會突然收回對林海的逮捕指示?

    李逸風看著在他眼里算是失魂落魄的林海,淡淡道,“只是一個小小的機械師……我能理解,剛才夏盈這番話對他的打擊和殺傷,一點不亞于把他丟到首都星的法庭上進行一場殘酷的審判……之前要逮捕他,是因為他和夏盈之間有不穩定的因素,我不容忍這種不穩定存在。但現在……想癩蛤蟆吃天鵝肉的人多了,難道我們每一個人都要逮捕?我們可沒有那么多jīng力耗費在小人物的身上。”

    李逸風最后看了一眼似乎還在雜物間發愣的林海,和身邊的憲兵正yù離開。

    這個時候,舷窗外面不遠的宇宙空間中,泛起了一道藍光。

    就像是在一張黑紙上,撕開一條縫,然后用藍sè電筒照出來。

    又像是在深黑如墨的夜晚,天空突然爆出的一朵湛藍焰火。

    然后那些光芒,在飛船的艙壁之上,照shè出一閃而逝淡淡存在的投影。

    這道光影,吸引了兩條艦船上的所有人,包括了李逸風和他的憲兵們此刻的目光,李逸風的雙目朝著太空望,突然喃喃自語,“怎么會……?”

    久經太空旅行的人,對這樣的藍芒一點不陌生。從術語上來,這種藍光是因為飛船穿過跳躍點時因為撕裂空間而產生出的大量宇宙輻shè所導致的現象。

    而通俗點來,就是此刻,有另一艘船躍遷出現在了他們側翼。

    李逸風疑惑的是,因為這里的地理條件異常特殊,恒星的活動會影響通訊,所以在進入新南星宙域的時候,都會事先確認宙域周圍的艦船的出沒情況,避免在航線上發生“撞車”的危險。他們天馬號護衛艦護送客船來到新南星宙域,本就事先得到了這個宙域附近所有帝國船只活動的情況,而這個時候他們所在的航線上,除了海鷗號和天馬號,不應該有其他的艦船進行躍遷航行至此。

    所以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那道藍光的時候,林海就倏然瞇眼。

    而此刻包括了林海在內,客船上的所有人,恐怕還并不清楚,一場即將影響深遠的歷史事件,一場席卷所有人命運的風暴,正在這一刻,像是一只巨獸,從這深空之中,撕開了幕布,探出了獠牙。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熱門小說推薦: 回到霸總老爸十七歲 反穿后聿爺成了我腦殘粉 致艾歐澤亞 鳳展異世 反派搞事操作手冊 妝宦 林小艾在星際想種田 村女重生 我未來的回憶 諸天紅塵系統 影視世界之懲罰系統 快穿虐渣我是專業的 農家醫女福滿園 星際拯救者 快穿之總有人想攻略我
sm小说 大学是学习重要还是赚钱重要辩论赛 做了几年的网赌代理 宝马彩票真的能赚钱吗 重庆时时踩走势图 百赢棋牌官方下载软件 麻将游戏软件 广西快乐10分钟开奖走势图 518彩网 深圳开一点点奶茶赚钱么 11选5怎么视频现场直播 贵州快3稳定计划 北京三分时时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