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穹頂之下

作者:奧爾良烤鱘魚堡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星河貴族最新章節第725章 穹頂之下
熱門小說推薦: 星戰風暴 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喪尸 死亡名單 超級機器人分身 神級反派 關于世界的一己之見 從默示錄開始 罪惡成神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無限英靈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級書仙系統 星河貴族 超次元掠奪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羅蘭會場突發變故,新機甲暴走,黑騎士孤膽救場!”

    “另有隱情?霜塵機師克勞德吞槍自盡!外間猜測先前克勞德一直有抑郁癥,時至今日發作,瘋狂舉動后自殺!……所幸破壞力被限定在可控制范圍,目前發布會統計除了五人因踩踏而亡,二十四人受傷住院之外,沒有造成更大范圍傷亡……我們正在跟進下一步報道。”

    “兩大王騎駐軍有所異動!青田企業即刻展開內部調查……”

    卡奇諾最出名風媒的旋翼機在羅蘭會場和千葉原城上空盤旋。

    新聞報道一份疊一份雪片紛飛般發布。

    “除了這些眾說紛紜猜測的霜塵機師暴走不明原因……那架控制局面的“黑騎士”機甲遙控者無yí 備受矚目,我們都清楚看到,如果不是那架黑騎士機甲臨時制止了霜塵機師克勞德的瘋狂,或許今時今日將造成不可估量的巨大毀壞!我們慶幸那樣的結果沒有發生,那么目前這位救場者在哪里呢?”

    “林達是羅蘭會場的機械師,平時負責調試一下機甲什么的……也許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會變成保護這里的“黑騎士”。我們拿到手的資料上顯示,這原本只是一個戈博族青年,籍貫黑鈦區……”

    馬關星域等級森嚴,有五個種族劃分,戈博族無yí 是最低層的一個種族。

    這個種族即便在戰功和行政方面再有貢獻,也難以更高的提升,在軍隊最多就是個士官長,在政府最多也就是個辦事員。永yuǎn 別想有出頭之日。唐璜執政時期戈博族曾經有過抬頭期,一片一片不甘身居下層的優秀者涌現抱團,唐璜死后戈博族在政府的勢力被清洗。特別是在翎衛自治區,更加森嚴的自上而下統治等級分化讓他們死死的被釘在了社會底層。帶著低等的烙印。

    如果不是今天這樣的爆點和新聞,新聞媒體的視線中,根本不會聚焦在一個戈博族的人身上。人們在這則羅蘭會場突發事件的震驚之余,不免喟嘆這個青年可謂是走了好運,他可能因此事件跳出對別人而言一輩子都出不去的低層軌道,雖然最終高度也有限得很,這已經是三代人積累的運道。

    “現在這位“黑騎士”正在接受青田企業的反審調查,我們的專訪要排后,不過我們先找到了他在羅蘭會場的好朋友,這個叫藍特的青年,看看在他眼里,這位救場的機械師平時是什么樣的一個人。”

    藍特出現在新聞鏡頭之中。信誓旦旦道,“他是個好人!作為他最好的朋友!我眼中的林達是一個最專業十分盡職負責,恪守人生信條的人!……在我看來,今天這樣的情況無yí 必然會發生。忠誠,正直,善良,對弱者常懷以憐憫,對逆境常抱以希冀……或者,你們都不曾真正了解他……”

    收看新聞的人們樂了,你以為你在背書啊……不過早就嚴肅不堪的新聞偶爾出現這樣下層青年人物帶來不一樣活潑的時候,還是很能給人以一種新鮮的調劑。

    藍特面對鏡頭,其實他大概已經猜到了林海的真實身份,現在幾乎就是面對電視撒一個彌天大謊,這個謊言揭穿后的后果是什么,藍特沒有去想,也干cuì 到不去思考。

    從他遇到林海的那一刻開始,他就知道自己的人生會發生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再也無法預料了。

    “我總覺得……”藍特面對鏡頭,表情神秘,句句機鋒,然而卻是讓不少電視光屏前的人捧腹不已。

    “未來要因他而改biàn 。”

    ********

    阿卡沙是聯合時報的知名記者,此時此刻,這個身著鵝黃色套裙,知性研美的女子正是藍特的采訪者,看到這個藍特活寶一般的模yàng ,她也一時嘴角輕輕顫動而難堪。

    這個家伙不遺余力的吹捧他的朋友,把他說成是一個道德高尚,品行純良,極富正義感就差要拯救一場災難的騎士。

    現在他還在羅蘭會場打工就是為了要將ld表這種方biàn 智能的便攜式個人終端推廣造福全人類的偉大構想,而且他還透露一個在他看來無比巨大的秘密,林達和他沒有女朋友!更重要的是現在ld表現在推出羅蘭會場事件紀念款,價格只要九千九百九十九……

    阿卡沙覺得自己真的是郁悶了,以她著名美女名記的身份,今天特地的穿上了香奈套裝,略施粉黛,相信憑借名頭和精心準備,絕對可以第一時間采訪到那個林達,獲得專訪新聞。

    誰知道這個林達因為置身核心,而被暫shí 隔離了,撲了個空。卻遇到了這么一個活寶,關jiàn 是還繞不過這個藍特,因為他就是最了解他的人。

    可是這家伙的話,她都聽不下去了,確定直播那頭的觀眾們真相信嗎?

    最后還是采訪到了素有“魅影舞者”之稱的奧黛麗。

    “奧黛麗小姐,林達究jìng 是一個什么樣的青年呢。我很難想xiàng 一個在會場僅僅只做機械師打工的青年,就開創了ld表。現在人們可以為了經他改制的一只手表,多花費成倍的錢呢!你看,連我自己都買了一塊!”她伸出手,挽起長袖,露出了白皙手腕上的表。

    只是好像盡管男人們為阿卡沙神魂顛倒,但奧黛麗卻似乎并不對這個刻意放低了姿態想要拉近距離的美女記者有多少親和力。

    相反看著她開到胸前領口的套裙和眉宇自透著的一股嫵媚風情,奧黛麗神色平淡回應,“就是個很普通的人。他只是適逢其會而已。”

    “但你不覺得他非常有天分嗎?”阿卡沙雙手十指并攏起來,“能夠設計出ld表這樣優雅之物的工程男,真的讓人憧憬呢。”

    “這里每一個人都在做自己的事情,難道干好手上的事也叫做天分?”奧黛麗輕輕揚眉,連周圍那些人都感受到了她的莫名冷意而噤若寒蟬。

    阿卡沙表情微變,揚揚眉道,認真道,“據說那架“黑騎士”是他自己從廢棄工廠里淘來的機甲,用制表的錢進行改造,他的夢想是成為一名機甲騎士?即便在最底層的地方,也決不放qì 夢想吧。我相信,他一定會成功的。我理解他……”

    “叫“流光”。”

    “嗯?”阿卡沙愣住了。

    奧黛麗輕描淡寫看過來,“我說,那架“黑騎士”的名zì ,叫做流光。”

    她停頓了一下,道。

    “我取的名zì 。”

    看著奧黛麗離開留下的背影,阿卡沙愣住,柳葉雙眉彎弧得揚起,輕撅了紅唇,咂摸了一下,她原本略有些忿然的臉,突然笑了起來……呵,似乎更有趣了。

    她暗下決心,自己一定要采訪到那個叫林達的青年。從來沒有被采訪者能跳出自己的手掌心……

    阿卡沙兜里的電huà 響了起來。

    找了個安靜的角落接起電huà 。那頭是報社總編的來電。

    接起電huà ,聲音灌入耳里,“阿卡沙,看新聞!獨孤旗艦墜落在東大洋的殘骸被發現了!已經證實了獨孤被林海所刺殺的事實!”

    掛了電huà 。

    阿卡沙所在的地方是在羅蘭會場的后坪,后坪的大門打開了,專門騰出給了媒體的車輛和采訪機停駐,此時這里聚集的,大部分都是媒體行業的人們,阿卡沙看到四周圍很多人,正埋頭看著自己的智能設備,瀏覽著剛刷上網絡的頭條。

    震驚寫滿了他們的臉龐。

    她知道,一道驚鴻閃電,伴隨這個消息,就這么劃破了原本就壓抑深沉的這片天空。

    *********

    蓬達加爾港。

    這里是卡奇諾行星貴族扎堆的核心地帶。在這座核心圈內,野狐堡這座現代化莊園是其中標志性的莊園代表之一。莊園的主人挪威爵士,這個在星域有幾個重點資源站,掌握大量財富,同時也是翎衛勢力支持者之一,此刻正坐在他那間奢華的寫字間內。

    他在用鵝毛筆于親手契上書寫著一些人事和財產的調令安排。在這個科技發達的時代,一般越是重要的文件,越是要通過親筆的書寫來完成。這代表著挪威在進行非常重大的決議。

    “老爺,飛機已經安排好了。”管家開門進來,臉色有些微惶,“夫人少爺們已經就緒了。”

    “很好,”挪威抬起頭,將一系列手書交到他面前,“這些文件我已經簽署過了,都帶著,我們即刻啟程離開卡奇諾。那邊都打點過了嗎?”

    “都打點好了,保管我們離開,不會驚動到翎衛方面。”管家收拾文件。

    “很好。”挪威看向窗外,其實類似他這樣的貴族,在發展自己家業的時候,是需要選zé 支持者的,拓跋圭就是他支持的勢力,也會相應的獲得回報。然而現在,他正前方的光幕上,關于獨孤被刺殺的消息正在播放。他的內心再也撐不住了。

    “日落峽大敗,被人追到了行星外,登艦刺殺……這幫鷹國人,實在是太不好惹了……鷹國的反擊艦隊不知道什么時候到來,那個時候,我們和拓跋圭牽扯得越深,一同被拖下水的危險就更多一分!很多人都在想辦法逃離這個越來越亂的攤子,我們也要立即走!只要離開卡奇諾,到幾個避險處,拓跋圭也只能是望塵莫及……”

    這一夜,在行星各處,類似蓬達加爾港的挪威爵士這樣支持著拓跋圭的貴族們,還不知道有多少因為獨孤遇害同樣產生了動搖。

    多少人開始動了在泥足深陷前抽身而去的念頭。

    多少人已經下定決心踏上了離開行星的道路,而多少人已經離開。

    *********

    “這個消息放出去,將會直接影響到翎衛在這片星域下的威信,似乎一夕之間,那人人口口相傳的拓跋圭光芒萬丈的三徒,就有兩個栽在了鷹國人的少校林海的手里,更重要的是,這個人目前還在卡奇諾上潛伏,不知道會從哪個地方,突然躥出來給予軍政的重要人物致命一擊。”

    在一架前往駐地的灰鷂式戰機之中,德克冷哼道,“這場刺殺無論是青田企業幕后作梗,還是拓跋圭暗中主使。我們之前的做法,看來都太天真了……現在已經威脅到了你我,證明誰都無法獨善其身。我們現在所能采取的策略,就是盡量把水攪渾。如果拓跋圭是這次行刺的暗中主使,這就是他要付出的代價!”

    “相信現在支持他的那些貴族勢力,已經人人自危……現在的翎衛,已經不是當時那個可以牢牢威懾住他們的龐大勢力了!他們正在被鷹國人打擊……”

    艾琪絲看著手上的光屏,道,“行星空間站客流量明顯比以往多了不止一成。這個消息的打擊面太大了……很多人覺得卡奇諾星已經是不安全之所。翎衛在想方設法的加緊找出冬雪號的所在,不斷派出別動隊侵襲琉璃的控制圈。但也制止不住他們威望的流失,我看到從客運資源交往圖中,很多貴族和翎衛的資源交換已經開始陷入了緩慢甚至停滯。”

    “這個消息,對翎衛是一個重創。”

    艾琪絲動人的嘴角一翹,“相信……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

    千葉原城,七世家的一所產業中,這里是一座仿古式巴洛克建筑,內庭有一道數百米的水池,陰影在四周支撐穹頂的高大立柱后投落,給人幽深冷詭的氣氛。

    在那空寂的長廊間,有一群人正在談話行進。

    為首的正是藍禮和賀蘭。

    “消息應該是德克和艾琪絲曝出來的,是針對我們的行刺不成的報復!”賀蘭的聲音,帶著一些嘶啞,仿佛穿越時空般響起。

    “我們七世家,會堅定不移的支持“天王”。我們是你們最忠誠的盟友。”藍禮撫胸為禮。

    抬起頭來,藍禮的面容顯得非常猙獰,“關jiàn 是,我們的計劃是怎么被識破的?……當時那個該死的女人!”

    “不僅僅是那個叫奧黛麗的女人的問題……那個機械師也同樣有問題。”賀蘭道,“要把他們都抓到,看看他們背后是什么人?”

    藍禮森然道,“那個女人,我有十種辦法折磨得她生不如死……而關jiàn 現在那個機械師,目前是被青田企業置于調查中了。這要棘手一點,不過沒有關xì ……等到他回到會場,我會把他抓住的。”

    賀蘭點了點頭,“這樣最好,事情不在掌控中的感覺非常讓人心慌……我總有個預感……”

    “那個林達,背后肯定有大秘密……我要知道站在他背后的大人物是誰。”

    這番談話告一段落,賀蘭又道,“從現在開始,我會加緊調查冬雪號被琉璃保護在什么地方,一旦找到……“天王”會親自出手,突pò 進琉璃手下軍隊的保護圈,擊殺冬雪號和琉璃!”

    “只要一舉得手,天王的聲威還不立即攀至高峰……那個時候,這個時候棄我們而去的人,將被我們視為背叛!”賀蘭咬了咬牙。

    藍禮和周圍七世家的人臉龐上都生出欣喜,激動,振奮,仰望交織的神采,仿佛在想xiàng 著,那樣的場面氣勢,是何等橫掃千軍氣吞萬里。

    他們沒法不產生這樣巨大的敬畏。

    穹頂之下。

    那個男人,就是第一戰神!

    思︽路︽客 www~siluke~info 更新最快的小說網,無彈窗!
熱門小說推薦: 聽時光說你愛我 九州升明月 裕詞宮賦 祝爾愷啊 極蠢公主 絕色夫君有點撩 穿書后我成了國寶級女神 重生最強錦鯉少女 發丘天官 末世之我有仙源 我的21次逆時空拯救 重生之農門小財迷 執念成寵 封少要進娛樂圈 我在宅斗文里拿了mvp
sm小说 老虎机游戏最新版安装 重庆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今天江西快三走势图 时时彩刷7七码技巧 逆水寒帮主怎么赚钱 排列五app下载 地下城游戏币怎么赚钱 六合彩票 股票融资的特点 香港无错36码中特 女生在杭州做什么赚钱 翻倍投注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