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更新說明

作者:念響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潛農在田最新章節第74章 更新說明
熱門小說推薦: 權力巔峰 寶鑒 官道無疆 校花的貼身高手 大鑒定師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堅 天下珍玩 美利堅牧場 絕品天醫 農家仙田 斗破之無上之境 文藝時代 極品小農場
翠紅沖著丈夫翻白眼:“你就是癩蛤蟆上秤盤,自稱自大!”

    趙成海冷笑:“我這四間大房子,還有兩間廚房在這里,怎么自稱自大了?”

    翠紅瞪眼:“蓋幾間房子了不起?還不是欠了一屁股債?”

    振華揮揮手,說道:“別吵了老爹老媽,就章克香吧,我就認定她了!”

    翠紅和振霞異口同聲:“對,就是克香了,除了她,咱家誰都不要!”

    趙成海勢單力孤,翻翻白眼,拿著鐵鍬,去門前平整土地,一邊在心里打小算盤。

    翠紅卻追了出來,說道:“找紅葉的事怎么辦,你得趕緊定下來啊!我們是在家里商量,讓秀貞初六去提親,可是還沒跟人家說,你趕緊去打個招呼,防止人家初六有事。”

    趙成海咧嘴一笑:“王響中午酒喝多了,現在正在睡覺,打呼嚕就像豬哼一樣,看這勁頭,不到夜里都醒不來,明天我去說吧。”

    翠紅側耳聽了聽,果然可以聽見王響的呼嚕聲,只得點頭:“那好,明天一定要去說,不能再拖了。”

    趙成海點點頭,繼續干活。

    第二天一早,齊磊就背著鋪蓋出發了,去河東鎮,會合附近的幾個瓦匠,一起去淮北王耀巖的工地上干活。

    趙成海恰好去二十里外的河源鎮打桐油,順便買窗戶的合頁鉸鏈等小東西,兩人順路,一直聊到了鎮上。

    河源鎮是個大集市,本縣三大古鎮之一,繁華熱鬧,商品齊全。當地有句話,買不到的去河源鎮買,賣不掉的去河源鎮賣!

    趙成海坐著三輪車,來到河源鎮,兜兜轉轉尋尋覓覓,買了自己要買的東西,卻不急著回家,又來到了鎮南的土地廟里。

    這個土地廟,被當地人稱作“七姑奶奶廟”,據說很靈驗。

    里面有個四十多歲的婦女,是通靈童子,主持大家的上香拜神活動。

    趙成海花了兩塊錢,上了一炷香,磕了三個頭,站起來對童子說道:“我有點咳嗽,來燒個香……”

    童子從香爐里抓了一把香灰,用紅紙包起來,遞給趙成海,說道:“回家沖水喝,每天晚上喝一點,一共喝七天!”

    “好好好,我曉得了。”趙成海接過那包香灰,點頭哈腰地走了。

    趙成海乘車回到家里的時候,已經是十二點半,振華正在陪著木匠姚天祥和他的徒弟吃飯。

    趙成海也坐上桌子,喝了一杯酒,盛飯來吃。

    飯后,天色漸漸陰沉起來,似乎在預示一場春寒的降臨。

    翠紅惦記著振華和章克香的事,又把丈夫扯進了廚房,說道:“你說今天去找王響和秀貞,又沒去。現在趕緊去,王響今天沒喝酒!”

    “唉——!”

    趙成海忽然一聲嘆息,臉色沉重,說道:“我正要跟你說這個事!”

    翠紅被丈夫的神色嚇到了,皺眉道:“怎么了?難道……有變化?”

    “唉……”趙成海又是一聲嘆息,從口袋里掏出那包香灰,說道:

    “我今天去河源鎮打桐油,順便去了一下七姑奶奶廟。不是咳嗽嘛,就是去要點香灰的。可是廟里的童子,一看見我,就說……”

    “就說什么!?”翠紅緊張起來。

    趙成海在灶門前的矮凳上坐下,長吁短嘆,搖頭道:

    “那個童子說我氣色不好,問我家里是不是有事。我就把蓋房子的事說了,童子算了算,說不是這個事。我一想,又把振華和小裁縫的事說了。童子要了振華的生辰八字,又算了一下,說……振華討老婆,不能討比他小一歲的,否則,以后肯定……會死在那個女人的手里!”

    “啊!?”翠紅如遭雷擊,渾身巨震,幾乎站立不穩,身不由己地抓住了廚房的門框。

    因為翠紅知道,章克香就是比振華小一歲!

    趙成海雙手捂著臉,做出痛苦糾結的樣子來,一邊嘆氣連天,一邊從手指縫里偷看妻子的神色。

    這條計策,趙成海可是摳著肚臍眼想了一兩個月才想出來的!

    村里人都迷信,翠紅也不意外。趙成海假傳圣旨,借著七姑奶奶的口,來棒打鴛鴦,也算是一條毒計了!

    翠紅頭上直冒冷汗,好半天才醒過神來,驚慌地問道:“那怎么辦?童子真的這么說的?你沒問問怎么破解?”

    趙成海攤開手:“我當然問了,人家說振華的生辰八字古怪,沒法破解!”

    翠紅兩腿一軟,跌坐在廚房門檻上,愣愣地出神。

    趙成海又嘆氣,說道:“我一直說小裁縫在街頭上做生意,浮華,看來被我說中了。浮華的女子,跟誰都不干不凈的,自然會給自家男人帶來災禍……”

    翠紅忽然從地上躥起來,瞪眼道:“你胡說八道什么,克香跟誰不干不凈,被你看見了!?我看人家姑娘本分得很!上次振華給的見面錢和我給的壓歲錢,人家一分錢都沒要。”

    “這不是我……根據童子的話猜的嗎?童子說的,又不是我……”趙成海眨巴著眼睛,故作無辜。

    翠紅發呆,忽然扭頭向后面的大路走去,口中說道:“我去找老夫子,老夫子也會推算生辰八字,我讓他看看振華和克香,是不是八字不合!”

    趙成海急忙追出來,叫道:“你知道人家的生辰八字嗎?”

    翠紅一愣,站住了腳步。

    她只知道章克香今年多大,卻不知道具體生日。

    趙成海將妻子拉回來,又開始裝好人,低聲說道:“遇事別著急,別亂,等吃了晚飯,木匠走了,我們再找振華商量商量,看看怎么辦。”

    翠紅想了想,抹了一把眼淚,微微點頭,帶著一顆七上八下的心,繼續操持家務。

    振華發現了母親神色不對,便問道:“媽,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哦,有些怕冷,估計是昨天燒飯,出汗受涼了,沒事的。”翠紅勉強一笑掩飾過去,等待天黑。

    傍晚時分,天色陰沉得越來越重,又帶著一絲燥熱。

    春蘭放學回來,對振華說道:“哥,怕是要下雪了。”

    振華卻盼望下雪,笑道:“下就下唄,反正房子也蓋起來了,不怕。”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吃了晚飯,送走了木匠。

    翠紅立刻將大門掩上,叫來丈夫和兒子,準備商量這件事。振華的大姐已經回去了,春蘭被關在廚房里,不參與意見。

    趙成海抽著煙,低頭不語,滿臉愁云。

    翠紅一時間也不知道從何說起,未曾開口,眼圈就紅了。

    振華心里驚疑,問道:“媽,你和我爹怎么回事?你倆不是吵架了吧?”

    “沒吵架。”翠紅搖搖頭,強裝出一點笑容來,問道:“振華,你知道克香的八字嗎?農歷幾月幾號出生的?”

    “怎么想起來問這個?我也不知道啊。”振華搖了搖頭。

    翠紅搓了搓臉,說道:“也沒什么,你爹今天去燒香了,廟里的童子,讓我們問問克香的八字,看你們倆八字合不合……”

    振華噗地一笑,搖頭道:“都什么年代了,你們還相信這個?”

    “怎么不相信?誰家娶媳婦嫁女兒,不算八字?”趙成海抬起眼來。

    振華正要說話,卻聽見砰地一聲,大門被人猛地推開了!

    秀蓮的母親童家芬,裹著一陣風沖進來,還帶著幾片雪花,怒氣沖天地看著趙振華!

    振華吃了一驚,心里隱約覺得不妙。

    趙成海也吃驚,急忙站起來,說道:“他大嬸,怎么這么晚來了?”

    童家芬根本就不看趙成海,上前兩步,撲通一聲跪倒在振華的身前,雙手拍著腿,大哭:

    “振華大爺,振華祖宗,振華老爹爹,求求你不要作踐我們了,行嗎!?我知道你家有錢有勢,蓋了大房子,又和信用社主任穿連襠褲。知道你們家大業大,求求你放過我們這個窮家吧,我們惹不起,我們怕你了,我給你磕頭了,行不?”

    說著,童家芬沖著振華就磕頭!
熱門小說推薦: 超能奶爸 撿個古人當特助 落難千金的春天 界門打開之后 滿天都是小星星 總裁不甜不要錢 嫻在路上 甩牌 男星的契約保鏢 地表超能保鏢 超凡娛樂 我能抽取全世界 我有一個屬性板 我的動漫聊天群 有一種渴望不容許逃離
sm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