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愛民如子方繼藩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明朝敗家子最新章節第六百七十二章:愛民如子方繼藩
熱門小說推薦: 大明武夫 穿梭時空的商人 宰執天下 夜天子 明末傳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傳說 醫統江山 百煉飛升錄 亂清 貞觀大閑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傭兵的戰爭 明揚天下 帝國崛起
張升懵了。

    其實方才方繼藩說什么現在朝廷困難的時候,他就預感到了什么。

    張升臉色又青又白。

    抬眸,看了陛下一眼,陛下……臉色也是怪怪的。

    當然,作為天子,是不該讓臣子們捐納錢糧的,這說不過去嘛。

    可……轉念一想,人家方繼藩的礦都捐出來了,做了榜樣……這個……這個……禮部尚書張升,教化四方,理當……

    劉健等人,眼睛瞥到了別處,悲劇啊……

    這是道德綁架,道德綁架是很缺德的事,人家捐了多少,憑啥就要你捐,不過……這玩意,卻很有市場,哪怕到了后世,這也是輿論殺傷的利器,更遑論是這個時代了。

    劉健等人,唯一能做的,就是萬萬不可引火燒身,嗯,假裝什么都沒看見,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我是透明的,方繼藩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可張升被追問到了頭上,他憋著臉,好不容易才道:“老夫并不似都尉這般,家里有礦。”

    意思是,我窮。

    方繼藩嘆口氣:“錢多錢少,一切隨緣嘛,最重要的是心意。”

    “……”張升頓時沒底氣了,方繼藩,你這是要做啥?

    張升很艱難的道:“老夫……”

    方繼藩卻是打斷他的話,道:“再者說了,張部堂在京里有一處宅子,兩處別院,折銀子,只怕也有幾萬兩銀子了吧。還有張部堂在老家江西,是江西南城對吧,那是個好地方啊,魚米之鄉,處處都是上等的水田,聽說,在那南城,張部堂家里有地萬畝,這是上好的水田啊……”

    “……”張升呼吸有點急促起來。

    你小子,怎么打聽的這樣清楚。

    這是陰謀啊,這一定是蓄謀已久的陰謀。

    張升深呼吸,不要動怒,不要動怒,動怒了,就成笑話了,他努力的微笑:“這是祖上傳下來的。”

    “祖上比朝廷緊要嗎?”方繼藩大義凜然。

    看著雙目清澈的方繼藩,張升已經恨不得想要抄家伙打人了,我祖上怎么就不比朝廷重要。

    “何況,君子詩書傳家,要田地有什么用,這樣是不對的啊。”方繼藩道:“圣人的書上,寫的明明白白,不信我指給你看,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現在朝廷這樣困難,百姓們生活如此困苦,你家里還有上萬畝良田,還有這么多大宅?”

    “……”張升深呼吸,若是平時,有人跟自己說這樣的話,自己理都不理他,可在這里,當著陛下的面,自己能說啥。

    這地……真是祖上傳下來的啊。

    其實張升還算是兩袖清風的人,算是個好官。

    可即便是好官,也不能倒貼了自家的田,給朝廷效力吧。

    方繼藩繼續道:“我捐了這么多礦,張部堂怎么著,也得捐一萬畝地吧。”

    一萬畝……

    本來,張升還想著,算了,我拿一千畝地出來,也算是堵住這天下人悠悠之口了,可拿出了一萬畝,我張升吃什么?

    他看著一臉純潔的方繼藩:“家里人口多。”

    方繼藩樂了:“家里才十七口人呢,多余的,都是張部堂家里的丫鬟、小廝對吧,留下三四個,其余人全部遣散了就是,這樣算下來,才二三十口人,一人每天吃三斤糧,肯定餓不死,有兩百畝地,足夠養活了。”

    “……”他居然……連自己家的人口,都打聽清楚了。

    誒呀呀,瞧我這脾氣,我今日不打死這小子,我張升不姓張。

    眼看著張升要暴怒。

    方繼藩嘆口氣,幽怨道:“不想捐就別捐嘛,又不是什么人,都如我這般,有高貴的品德。張部堂何必要動怒呢,那不捐,不捐了。”

    “……”這才是致命的。

    不捐了。

    這擺明著是說自己錙銖必較啊,堂堂禮部尚書,一毛不拔,這若是傳出去,還不知會怎么樣呢,哪怕是大家能理解自己的難處,怕也要笑話的。

    我的名聲啊……

    張升想死。

    劉健等人則鼓勵的看著張升,挺住了啊,張部堂,千萬挺住了,萬萬別拿出一個子兒來,若是你真捐了一萬畝地,這就糟了,在座的各位,都得跟著遭殃啊。

    張升板著臉,不做聲,這件事會過去的,當做沒聽見,不理他,家里就這么點兒地,捐了,吃什么,又喝什么?

    就算不為了自己,自己兩袖清風,可總得為子孫后代們,留一點什么吧,否則家道中落,張家豈不是完了?

    所以……忍!

    這時朱厚照忍不住道:“老方,你總催人捐地做什么,他舍不得的,平時就曉得說什么金銀是糞土,其實這是讓別人安貧樂道,都是說給別人聽的。”

    “……”

    張升的臉,騰的一下紅了。

    我是禮部尚書,我宣教四方,難道不該說這些話嗎?

    心里頓時無名火起,撲哧撲哧的喘著粗氣,一口老血要噴出來。

    我張升……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

    方繼藩眨巴眨巴著眼睛,看著自己。

    那眼睛很清澈。

    張升暴怒,厲聲道:“好啊,那老夫捐了,老夫捐了,老夫乃禮部尚書,老夫乃圣人門下,而今,朝廷確實有難處,那就捐了,一萬畝地是不是,老夫若能拔一毛而利天下,有何不可,捐!”

    他雙目赤紅,仿佛要噴出火來,氣的哆嗦。

    泥人也有三分火氣呢,即便是明日吃土,那也捐,來呀,繼續來諷刺老夫啊,來說老夫的不是啊,來說老夫是偽君子啊,老夫……老夫將這祖業,統統捐出來,怎么樣,怎么樣?

    “……”

    劉健等人,心……沉到了谷底。

    這是悲劇啊。

    方繼藩這廝,絕對不是東西。

    張部堂啊張部堂,你怎么就……誒……真是……一言難盡啊。

    方繼藩很是欣慰,立即道:“張部堂高風亮節,令人敬佩。”

    張升還在撲哧撲哧的喘著粗氣,體內血液沸騰,額上青筋曝出,猶如怒目金剛……

    劉健等人,個個沒做聲,可心卻已沉到了谷底,這下……真玩完了,禮部尚書都捐了,駙馬都尉也捐了,一個捐的是礦,一個捐的幾乎是自己絕大多數的家當,那么,人們會問,內閣首輔大學士,要不要捐,內閣大學士,要不要捐,還有兵部尚書、刑部尚書,還有無數的翰林,無數的御史。

    沒理由不捐啊。

    ……

    這張升,沒沉住氣,坑人!

    馬文升怒視著張升。

    因為馬文升恰好家里也有一萬多畝地,他覺得自己是不是該挪一挪自己的祖墳了,可能是自己祖墳沒埋好,風水有問題。

    弘治皇帝擺手:“張卿家有這心即可……”

    弘治皇帝想要拒絕,若是縱容這般下去,只怕整個朝廷,都要人心浮動了吧。

    弘治皇帝畢竟是厚道人。

    方繼藩道:“陛下,一萬畝地,在江西,可以養活數千的百姓,那里,都是上好的水田,兒臣恭喜陛下,賀喜陛下,這數千百姓的生計,有著落了。”

    “……”弘治皇帝心里咯噔一下。

    這么一想,還真是呢……

    一個是張升,一個是數千百姓。

    弘治皇帝索性默不作聲了。

    張升渾渾噩噩的,腦子幾乎要炸開,地……沒了……

    他漸漸的清醒了過來,人冷靜了許多,這一冷靜,便禁不住的開始后悔,怎么就捐了呢,陛下怎么也不說兩句公道話,這下遭了,不肖子孫啊我……

    他渾渾噩噩的,后頭的話,再聽不進去了,見眾臣一臉復雜的要告辭,他也腦子一片空白,尾隨著人一道出了暖閣。

    看著外頭刺眼的陽光,張升腦子有了個疑問,我……是誰……這是在哪?

    而后,一股記憶涌上心頭。

    接著看到劉健等人一臉嫌棄的臉色,顯然,這一次許多人都被張升坑大發了。

    連馬文升,這平日總被人罵的狗血淋頭,逢人就沒底氣的兵部尚書,現在也怒目而視。

    這種心理很好理解。

    方繼藩是個孩子,還有腦疾,他做什么事,都無法預料,這家伙很缺德,可你能拿他怎么樣,他是駙馬,他缺德是應該的。

    可你張升是禮部尚書,你還是個孩子,你也有腦疾,這么大的事,你就一點都拎不清,你……坑苦我們了啊。

    方繼藩和朱厚照二人聯袂而出,兩個人笑嘻嘻,方繼藩說到:“咱們大明的文武,文官不愛財,武官不畏死,殿下,大明中興有望了啊。”

    朱厚照道:“張家才一萬多畝地,本宮聽說,謝師傅家才可怕呢,他家在江浙,良田數十萬畝,仆從如云。”

    走在前頭的謝遷隱約聽到,身軀一震……老臉憋得通紅,可很快,又疾步快走,一溜煙,沒了蹤影。

    方繼藩感慨道:“天下為公,何愁百姓們不可以安居樂業啊。若是人人都如我方繼藩這般,這太平盛世,指日可待。”

    “老方……”朱厚照眨巴著眼,眼圈又紅了:“你真是個好人啊。”

    方繼藩含蓄的微笑:“這不算什么,我方繼藩,心里除了陛下、太子還有百姓,從沒有我自己的位置。”
熱門小說推薦: 商女姝色:拐個夫君開染坊 一曲相思夢 頂級特種兵王 媚道無雙 孤島喋血 三國之隨身魔法塔 我的帝國無雙 帝國相父 紅樓庶長子 竊候 縱橫新秦 毒醫傾城:太子妃上位記 科幻大唐 皇朝烽煙錄 我有一刀與一劍
sm小说 1比分app下载 奥运女足比分即时比分 球探篮球比分即时比分 足球篮球比分网 即时赔率球探指数 广东麻将规则胡图解 36选7规则 nba今天比赛比分 大发排列3走势图 nba比分直播 篮球 3d杀码专家 圣农发展股票分析